• 王安石:朋友圈不懂我伤悲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蛰伏

      

      大宋帝国,京师开封府。

      

      公元1057年5月22日,烈日当空,酷热炎炎。王安石与老师欧阳修、好友曾巩、大诗人梅尧臣相聚在京城某洗浴中心把酒言欢。对,你没看错,是洗浴中心。大家为即将去常州任职的王安石饯行。这一年,王安石36岁。

      

      这也许是王安石最开心的一天,不是因为他要去地方锻炼,而是情趣相投的朋友难得一聚。几个男人在水中“坦诚相对”,无话不谈,漫无边际地吹着牛皮。就连在山西的挚友司马光也发来贺电,朋友的纷纷祝福让王安石很享受。他不断在朋友圈分享着自己的喜悦心情,其他朋友也是点赞声一片。王安石没有意识到,这种朋友圈的美妙和谐今后将不会再有,只因他的一次任性之举。

      

      王安石是很有想法的人,没事就喜欢在朋友圈探讨一下国家大事,与其他人只抱怨不同,王安石总是能提出一些大胆的建议。朋友根本没把他当回事,嘲笑他是赚着卖白菜的钱,操着卖白粉的心,是典型的“地心海命”。但王安石却深不以为然。曾巩在朋友圈给他差评,说你这是病,得治!

      

      王安石不服,直接回复曾巩,我思故我在!同时还配了一个很酷的表情。一条道走到黑的他某日夜里奋笔疾书,洋洋洒洒写就万言书,要递交给皇上。宰相韩琦立马给万言书拦下了,说:“你小子要干吗?”

      

      王安石说我建议改革。韩琦乐了:“你是哪根葱啊,一边凉快去!”王安石郁闷至极,立即在朋友圈倾诉,他写道:“汉恩自浅胡自深,此时我已泪纷纷。”沈括不明就里,忙关切地问:“咋的了,兄弟,被人给煮啦?”王安石怒斥沈括:“滚!理科男。”

      

      还是老师好。恩师欧阳修及时安慰了学生,他说,要不是我糖尿病犯了,我定会帮你一起上书。心若在,梦就在,大不了从头再来。王安石表情立即多云转晴,大赞“欧阳老师么么哒”。

      

      得志

      

      不怕不得志,只要身体好,一直等到换领导。王安石也是这想法,仁宗不同意他的变法,死了。英宗不同意,又死了。终于迎来神宗,神宗再也不敢不同意。其实,神宗久仰王安石大名,虽早已默默关注,但还没正式加为好友。公元1067年,神宗即位后,立刻加王安石私聊。不聊不知道,一聊吓一跳,知音啊知音。神宗迅速将他拉进自己的超级大群。

      

      某天,王安石给神宗讲课,在朋友圈晒了一张图片。这大有炫耀之意,意思很明白,昨天你对我爱答不理,今天让你高攀不起。此举立即招来一片差评。曾巩第一个批评道,应侍而立讲,不应坐而论道。小样儿,真会摆谱,竟然坐着给皇上讲课。你知道不知道老规矩,要站着讲课的。曾巩不光在自己朋友圈转发,还将对王安石的批评转发到各个群。王安石很郁闷。

      

      苏轼反应更激烈,他给王安石留言:“我忍你很久了。”苏轼批评王安石成了大V就听不进别人意见。苏轼甚至放言,皇上若独断专行,任用王安石恐有亡国之忧。王安石大怒,立即回击,说你这是羡慕嫉妒恨!

      

      坐上宰相宝座的王安石今非昔比,朋友圈日渐扩大,每天都有很多好友等待添加。相比以前,他刷新朋友圈的频率更加频繁,每次都收到点赞声一片。悠闲时,他还把大家点赞的头像收集起来,做成了办公室的屏风。

      

      一天深夜,久久不能入眠的王安石在朋https://www.79manx.com/知名在线娱乐城,网罗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,绝对是您最明智的选择!https://www.79manx.com/娱乐官网认证!友圈留言:“我变我变我变!”顿时,朋友圈炸开了锅。沈括问,“老大,这不是真的吧?”曾巩发来一个白眼的表情,说:“你是王八吃秤砣,铁了心吗?”苏轼立即差评:“你等着瞧。”

      

      王安石在朋友圈每说一句,苏轼就反驳一句。王安石说,我青苗大法惠于民。苏轼立即回击,污吏压榨负担重。王安石说,要开源。苏轼回击道,要节流。苏轼也没闲着,也写了一个万言书,也要上书皇上。同时,苏轼更会玩朋友圈,支持苏轼的粉丝大增。王安石怒不可遏,立即将苏轼拉黑。并告知神宗,“苏轼乃小人,不能重用。”

      

      拉黑

      

      王安石的朋友圈与各种群异常热闹,前所未有。平日潜水的朋友也纷纷出来说话,有的慷慨激昂,有的温婉含蓄。王安石慢慢发现,自己想与很多朋友私聊,结果都无法发送,原来他们都拉黑了自己。司马光不见了,文彦博没影了,韩琦消失了……就连欧阳修老师也很长时间不回复自己的信息。王安石极度苦闷,又隐约感觉后背发凉。

      

      终日郁郁寡欢的王安石与神宗有了一次神聊。王安石发现,神宗的脸上也是阴云密布。沉默半晌,神宗对王安石说,“世界这么大,你应该去转转。”随后,神宗转身而去。王安石发现,神宗对他已经取消关注,并将他移除了群。这让王安石的心情如坠冰谷。

      

      更让王安石没想到的是,亲手提拔重用的吕惠卿接替了自己的位置后,大肆在朋友圈诋毁自己。王安石提醒吕惠卿,“哥们儿,注意影响,做人要厚道。我一定会回来的。”

      

      果然,王安石很快再次出山,重新换了一个崭新的头像。他首先拉黑了吕惠卿,并将他狠狠踢出群。然而,仅仅一年时光已经物是人非。在王安石的朋友圈里,往日支持的朋友似乎也没有了热情。再次打开各大群,如死一般的沉寂。王安石发了一个大红包,半天都没人领。此时,王安石默默无闻两眼泪。

      

      每晚回到家的王安石,感觉出奇压抑。深夜隔窗凝望明月,心底犹生万般凄凉。王安石病了,自己认为病得https://www.79manx.com/知名在线娱乐城,网罗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,绝对是您最明智的选择!https://www.79manx.com/娱乐官网认证!不轻。他托病不上朝,朋友圈也不再更新,群里潜水不发言。神宗关切寻问,“爱卿去哪儿了?”

      

      人们忽然发现,王安石好像失踪了。王安石及时给神宗留言,要请辞告退。神宗苦笑,“你小子在刷存在感吗?”王安石说是真的。

      

      归隐

      

      神宗还是批准了王安石的辞职。王安石远离京师,隐居金陵,顿感如释重负。他再次更换了朋友圈头像,一幅诗酒田园的美景。他发出感慨,“小人纷纷,不敢安职。”曾巩批评道:“心若君子,便无小人。”沈括直接嘲讽:“明明混不下去了,非要找借口。”一向激烈反对王安石被其拉黑的苏轼此时特显温情,托人捎话:“老兄,约吗?”

      

      年迈的王安石闻此,主动添加了苏轼,两人再次成为互相关注的好友。王安石虽与苏轼在政见上有分歧,但一直欣赏苏轼的才华。心高气傲的苏轼此时也是备感悲凉,因口不择言,吟诗惹祸被贬。两个老男人开始私聊不断,热火朝天。

      

      有多恨就有多爱。苏轼专程赴金陵看望王安石。老友重逢,备感亲切,相谈甚欢。二人常常抵足而眠,不喜欢品佛论禅的苏轼也乐于向王安石进行请教。王安石感慨,自从上次澡堂子论道到现在,好像多年没有这样开心了。他再次刷起朋友圈,但很多好友的头像再也没有出现。恩师欧阳修、好友曾巩的朋友圈已经永远停止更新。王安石心里五味杂陈。

      

      司马光突然在群里活跃起来,忧伤写满了王安石的脸。他重发旧作于朋友圈:“自古功名亦苦辛,行藏终欲付何人。当时黮黯犹承误,末俗纷纭更乱真。”王安石担心的是后人写史如何评价自己。从此,他的朋友圈永远定格在那里。

    上一篇:享受生活

    下一篇:推广普通话